起重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起重钳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山寨社团姓了国谁之过

发布时间:2020-07-13 17:03:09 阅读: 来源:起重钳厂家

近日,民政部公布了首批200多家境外登记的“山寨”社会组织。包括“中国民营企业家协会”“中国长寿工程基金会”“中国产品质量协会”等,涉及医疗、教育、餐饮等多个行业。

一些不法分子嗅到了市场,发现了商机,进而在正规协会的名号上稍加改动,伪装成行业协会,吸收会员、开展活动,成功通过“挂羊头卖狗肉”,谋取非法利益。

截至2013年6月底,全国依法登记的社会组织有50.67万个,其中社会团体27.3万个,民办非企业单位23万个,基金会3713个,从业人员超过1200万人。

据民政部民间组织管理局局长詹成付介绍,2007年后山寨协会问题愈发突出,引发各方关注,在内地成立社会组织,需依法在民政部门办理相关登记手续,而这些山寨协会披着境外登记的外衣,擅自在境内吸纳会员、开展活动,名称却与依法登记的“协会、学会”相似。

“狐假虎威”的社团

2006年,曾因“权威认证”了多款知名牙膏的全国牙防组被揭出真相。这样一个在媒体上被广泛叫响的“权威认证机构”竟然是“三无”组织:没有注册资金、无固定有保障的设施、无专职的工作人员。

然而几年之后,又一个类似全国牙防组的机构——中国营养协会声势浩大地开展活动。就像全国牙防组两张桌子两个人就可通过“认证”以及收取赞助费等获取巨额非法收入,“中国营养协会”也是无利不起早。企业缴纳3万元费用,就可被指定为中国营养协会示范单位(基地)。而对个人来说,最高缴纳9.45万元就能成为协会的副会长。

詹成付介绍,2007年后,越来越多的境外组织进入中国内地开展活动。其中,多数组织是由内地居民到境外注册登记组织又回内地开展活动,大多数山寨协会是在香港注册的。

民政部民间组织管理局副局长刘振国表示,这些社团往往会选择较大的场所开展活动,比如人民大会堂、政协礼堂等。同时邀请一些国内的名人参与活动,以此提升可信度。

以“中国营养协会”为例,2015年12月初,在人民大会堂举办中国生命科技产业论坛,声称民政部、人民日报社、北京市政府、北京市民政局是指导单位,活动包装的非常高大上,甚至就连詹成付所在单位的一位退休老同志都差点入会。

为什么要用“国字头”?詹成付解释道:“因为中国人信任‘国字头’。”

根据《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在某省范围内的协会必须经过省级民政部门的备案,方能成立合法的协会,而如果冠以“中国”字头的协会,则必须由民政部备案,否则该协会组织的存在就不具备合法性。

“我国对名称中带有‘中国’‘全国’‘中华’等字样的社会团体的注册要求很严格,香港则没有特殊要求。”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说道,许多社会团体就是利用民众对政府的信赖,在名称中加入“中国”二字以混淆视听。

詹成付这样概括“李鬼社团”的共同特征:未经民政部门依法登记,擅自在境内吸纳会员、开展活动,名称与依法登记的协会、学会相似,容易造成视觉混淆的离岸社会组织。

“凡是拉大旗做虎皮、打着政府名义开展活动的,十之八九都有问题。”詹成付介绍道,中央八项规定以来,政府部门一般不再与社会组织合作开展活动,也不会出席社会组织开展的颁奖、盛典、评奖等活动,“民政部一而再、再而三地下发通知,绝不允许社会组织打着政府机关的旗号。”

山寨社团背后的利益链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协会成了赚钱的一个组织。

自称是经过政府部门批准成立的中国营养协会,名头听起来很唬人,但在民政部却没有备案记录。

披着与正规的中国营养学会雷同的外衣,活跃在相同的范围、经营着雷同的网站,而且还把副会长、会员等头衔公开拍卖。除了明码标价的会员费用外,还有各种巧立名目的推广、赞助以及行业活动。

2014年7月,某品牌矿泉水被中国营养协会评为“最受消费者信赖饮用水品牌”,据协会负责人透露,评选活动费用约100万元。为什么有人愿意为个虚名掏钱?因为虚名背后是实在的利益。据媒体解析,企业贴上一个“最受欢迎”“最信赖”的标签,看上去倍儿有面子,还能迷惑消费者;而个人摇身变成了“副理事长”“副会长”,更可以冒充“行业翘楚”,四处走穴。

专家评论道,中国营养协会看起来是骗了入会企业的会费,实际上还是由无辜的消费者买单。

国字头带有政府色彩,容易获得社会公众的信赖。另外,国字头可在全国范围活动,获取的利益更大。

对山寨协会的信任形成后,不仅使社会公众上当受骗,也使得合法登记、按规矩办事的境内社会组织的利益受到侵害。山寨协会在大陆没有登记注册地址,一旦它们圈钱跑路,造成国内资产流失,民政、税务、工商和公安都很难找到责任人,危害极大。

山寨社团活动的目的根本不是非营利、公益性质的,而是为了捞钱敛财、唯利是图。据悉,这些山寨协会的敛财手段多种多样,主要有发展会员、成立分会收取会费,发牌照、搞评选颁奖活动收钱,搞行业培训收费,有些甚至向企业敲诈勒索。

专家分析,“山寨协会”之所以会滋生乃至泛滥,不过是因为当下的“协会经济”。即便是一些合法注册的知名协会,也通过吸收成员收会员费、举办展览收展览费、举办学术会议收取会议费、出版图册杂志和纪念刊物收取版面费等形式谋取暴利。

“目前我们掌握的山寨协会在200个以上,但通常一个山寨协会的敛财手段被识破后,又会重新换个头衔名称继续活动,哪个牌子好用就用哪个。”詹成付解释道,比如注册完一个“中国营养协会”,再注册一个“中国房地产企业协会”。

他们打的是政策擦边球

“这些山寨协会是依据境外法律法规注册成立的,说它们非法不合适,但作为它们长期活动地的内地又没有法律法规予以管理,形成注册地管不了、活动地管不住的局面,导致乱象频发。”詹成付对此也很无奈,“山寨协会也利用了人们对社会组织,尤其是对带有‘中国’字头的社会组织的信任。山寨协会的存在发展,是多方面因素促成的。”

在汪玉凯看来,中国经济贸易促进会等社会团体的名称中带有“中国”“中华”等,其实都是在打政策的擦边球。

山寨协会为何一直层出不穷?除了利益诱惑外,政府部门相关的查处力度还不够大,也是一个重要原因。

在詹成付看来,政府部门有四个方面可以作为:第一,健全法制,尽快将境外非营利政府组织纳入法律监管范畴,确保这些组织到境内开展活动,必须要经过许可或备案。第二,要加强合法登记社会组织的信息公开,要让社会公众能够方便快捷地查询这个组织是真还是假。第三,政府要主动出击,对现行法律法规有明确规定的,要依法严肃查处,切实履行职责。第四,畅通举报渠道,形成政府部门综合监管的合力,有力打击这些组织的非法活动。

除了政府外,社会各界都应对消灭山寨社团作出相应的努力,形成全民喊打的氛围。詹成付建议,活动地承办方、媒体都应当承担一定的责任,“如果领导人、会议承办方、媒体以及每个人加强自律、提高警觉,都不给山寨协会提供可乘之机,套用一句行话叫做综合治理,进而形成人人喊打的局面,山寨协会必定落荒而逃,良好的社会组织的生态才能形成”。

那么问题来了,如何识别“山寨协会”的瞒天过海、坑蒙拐骗,对其予以有力整治?

对此,专家给出了方法:铲除“协会经济”是根本。铲除“协会经济”还须让协会去权力化,脱离和行政机关的挂靠关系。根据国际经验,很多国家和地区的协会都是纯民间性的,代表一个行业的“最权威”,其成立不是政府授意、推动的结果,多由企业自发成立、自愿参加,是一种行业自律和维权组织,事实上这更有助于给协会带来持久的生命力和影响力。

“李鬼社团非法活动乱象频发,说明在社会变革时期,对社会组织从登记到事中、事后监管的法律法规和相关制度还有不完善之处,让一些企图非法牟利之人有空子可钻。”詹成付说,需要多策并举,让“李鬼社团”寸步难行。(记者 管依萌 资料来源:《人民日报》《工人日报》《中国青年报》《南方周末》《北京青年报》)

白山设计工服

攀枝花西服订制

青海定制职业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