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重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起重钳厂家
热门搜索:
产品介绍
当前位置:首页 > 产品介绍

当我国高校大型科研仪器开放共享评价方法

发布时间:2021-09-11 02:26:28 阅读: 来源:起重钳厂家
当我国高校大型科研仪器开放共享评价方法

我国高校大型科研仪器开放共享评价方法

根据《国务院关于国家重大科研基础设施和大型科研仪器向社会开放的意见》的要求,科技部应当会同有关部门,建立科研设施与仪器开放评价体系和奖惩办法,制定评价标准和办法,引入第三方专业评估机制,定期对科研设施与仪器的运行情况、管理单位开放制度的合理性、开放程度、服务质量、服务收费和开放效果进行评价考核。评价考核结果向社会公布,并作为科研设施与仪器更新的重要依据。

对于科研设施与仪器开放效果好、用户评价高的管理单位,同级财政部门会同有关部门根据评价考核结果和财政预算管理的要求,建立开放共享后补助机制,调动管理单位开放共享积极性。对于不按规定如实上报科研设施与仪器数据、不按规定公开开放与利用信息、开放效果差、使用效率低的管理单位,科技行政主管部门会同有关部门在上予以通报,限期整改,并采取停止管理单位新购仪器设备、在申报科技计划(专项、基金等)项目时不准购置仪器设备等方式予以约束。对于通用性强但开放共享差的科研设施与仪器,结合科技行政主管部门的评价考核结果,相关行政主管部门和财政部门可以按规定在部门内或跨部门无偿划拨,管理单位也可以在单位内部调配。

评价制度不仅是科研设施与仪器开放共享整体制度构架的基石性环节,而且将评价考核结果和科研设施与仪器后补助、新购、更新、无偿划拨等奖惩措施相连,反向推动了科研设施与仪器的开放共享进程。但是,由于不同类型的管理单位所拥有的仪器设备种类不同,其对外共享服务的方式与特点更是差异迥然,在此基础上试图建立一个涵盖全国范围内大型仪器设备的通用性的评价体系将是一项艰巨的任务。

近年来,国家加大了对高等教育的投入,尤其是“211工程”和“985工程”等重点建设项目的有效实施,使高等学校添置了大批教学、科研仪器设备,特别是具有世界一流水平的高、精、尖的贵重仪器设备。根据2014年资源调查数据分析,大型科学仪器主要集中在高等院校及科研机构。高等院校仪器占有率最大,占仪器总量的56.2%,占原值总量的50.87%,原值总计近396.87亿元。但是目前高校实验室中大型科学仪器的使用效率不容乐观,普遍存在低水平重复购置、教学科研任务不足导致部分闲置、应用水平不高、功能开发不足、开放力度不大等问题,极大地造成了资源浪费。为了加强对大型科学仪器设备的管理,提高仪器设备的使用效益,各高校分别建立统一模式的大型仪器设备效益评价标准和方法,定期地量化考核仪器设备的开放共享效益,其中诸多成功经验与曲折探索均值得我们细细品味、学习借鉴。 ?????????????????????????????????????????????????????????????????????????????????????????????????????????

1.

高校评价制度具体分析

为了初步构建一个具有实践意义的分类分级的评价考核体系,我们有必要向一些行走在该领域前端的高校学习,分析、借鉴其成熟经验。2004年12月17日,国家发改委批复《“十五”“211但是工程”高等学校仪器设备和优质资源共享系统建设可行性研究报告》(发改社会〔2004〕2927号),2005年1月21日,教育部转发国家发改委的批复,并宣布成立项目管理机构(教高函〔2005〕1号),正式启动了“高等学校仪器设备和优质资源共享系统”(以下简称cers)的建设。cers项目的主要目标是建设cers仪器设备共享服务信息平台,与项目高校内部信息平台连接,从而在“211工程”高校间形成科研设施与仪器共享的立体、动态体系。华中师范大学、山东大学、中南大学等是cers项目的重要成员单位和典型代表,其在大型仪器共享方面做出了诸多创新性的举措,尤其在开放共享评价方面更是积累了大量有益经验。本次调研将针对三所典型高校的评价体系开展全方位、多角度、深层次的对比、剖析,力求汲取其优势与精髓。

(1)典型高校评价指标对比

在评价指标方面,三所高校均已建立多级评价指标,通过层次化的指标配置与挖掘使指标内涵逐渐清晰化与可操作化。与此同时,中南大学更是开创性地实施分类考核的评价方法,针对通用类仪器设备与专用类仪器设备在开放共享过程中的差异性特点分别建立不同的评价指标体系,开展分类填报与考核,从而实现评价考核公正的最大化。在具体指标的选择上,三所高校均选择了使用效率、人才培养、应用成果、服务收入、功能利用及日常管理等指标,可见以上指标的普适性与重要性。但是在各项指标的级别配置与内涵定义方面却多有不同,如华中师范大学将使用效率定义为一级指标,在其下的二级指标则包括人才培养、承担科研项目、开放服务、累计机时与测样数;但是山东大学与中南大学则明确将人才培养、机时利用等作为一级指标。因此,我国高校在评价内容方面基本上已达成某种共识,但是具体内容的划分、指标级别的确定等却“因人而异”,这主要源于不同高校大型仪器设备资源种类、数量与服务情况的差异。

(2)典型高校评价指标权重对比

在指标权重方面,为了使评价考核更加科学化、合理化与公正化,高校均对一级指标设立了权重。权重大小可以直接反映指标的重要程度,虽然三所典型高校设立的一级指标大同小异,但是同一指标下的权重不同,将对整体的评价考核结果产生重要影响。在三所高校的评价指标中,机时利用的权重均为最高,这充分说明了高校对同时也可用于其他低温检测和实验工作大型科学装置的开放机时特别重视,尤其是中南大学对通用类仪器设备的评价,其机时利用的权重占据着整个评价体系的绝对优势。其次,在一般情况下,应用成果与人才培养所占权重屈居第二,其他指标的权重则略显轻微。上述指标权重充分反映了高校对大型仪器开放共享评价考核的侧重倾向与利益诉求,这是在构建全国范围内大型仪器开放共享评价体系时所必须考虑的重要问题。

虽然三所高校均结合自身实际情况设立了指标权重,但是都没有明确说明权重的具体数值是如何确定的,标准来源的模糊性势必会影响结果的公正性。

(3)典型高校评分标准对比

在评分标准方面,三所典型高校的主要评价指标的计算方式基本一致,如机时利用均为有效机时与定额机时的百分比;教学科研成果基本上都从国际、国家、省部、校级、核心期刊、三大检索文章等多个角度进行细化、赋值等。但是由于三所高校大型仪器开放共享程度不同、评价指标设立的级别不同、各指标所占权重不同,从而使其评价标准各具独特性,尤其是二、三级指标的赋值更是凸显多样化。这些繁杂、多样的评分标准貌似缺乏整齐、统一、恒定的步骤、程序与数值,但却是不同高校主体结合自身开放共享实际情况衍生出另外也能够使其组装成组织工程支架的科学产物,这也从侧面反映出,正是由于大型科学仪器种类繁多、各高校开放共享情况复杂才会导致评分标准、评价指标乃至整个评价体系的复杂化与多样化。因此,力求搭建一个全国范围内的具有普适性的科学评分标准务必最大程度的考虑不同主体、不同仪器、不同情况的特殊性与独特性。

(4)山东大学评价体系详细分析

山东大学早在2002年便发布了《山东大学贵重仪器设备使用效益评估与奖励办法》,针对单价在人民币10万元(含10万元)以上的用于教学、科研的仪器设备进行使用效益评估与奖励。评审内容主要包括设备管理、机时利用、人才培养、应用成果、有偿使用、功能开发、设备完好率七个方面。对贵重仪器设备使用率较高及管理措施落实较好的单位和技术人员、管理人员由学校颁发贵重仪器设备使用效益奖。

在评价指标方面,根据《山东大学贵重仪器设备使用效益评估表》,综合分析考评的各项实际内容,可以将评价指标归结为三级指标体系。一级指标包括设备管理、机时利用、人才培养、应用成果、有偿使用、功能开发和设备完好率。各项一级指标又下设若干项二级指标,设备管理包括操作规章的制定、悬挂;持证上岗制度的落实;设备标签的粘贴;使用记录的填写存档等四个二级指标。机时利用下设有效机时与定额机时之比的二级指标。人才培养包括科研课题、社会服务项目数;获得独立操作资格人员数;在指导下能独立完成部分测试的人员数;进行教学演示实验人员数四个二级指标。应用成果包括国家、国际奖;省、部级奖;校级奖;核心刊物发表文章;三大检索文章五个二级指标。有偿使用是指计划外校内、校外有偿使用的情况。功能利用与开放包括功能利用数与原有功能数之比、本年度新功能增加数两个二级指标。设备完好率主要考察寒、暑假及法定工作日之外的正常工作时间内的仪器设备情况。为了使评价体系更具操作性与可行性,山东大学针对某些特定二级指标专门设立了相关三级指标,在机时利用这一指标项下,将二级指标的有效机时进一步细分为教学机时、科研机时与社会服务机时、其中开放机时四个三级指标加以统计。在人才培养这一指标项下,将二级指标的科研课题、社会服务项目数进一步细分为教学实验、科研实验以及社会服务三个三级指标。在有偿使用这一指标项下,将二级指标计划外校内、校外有偿使用的情况细分为校内测试样品数、校外测试样品数及校内服务收入、校外服务收入。

在指标释读方面,山东大学对定额机时、人才培养、应用成果、服务收入以及功能利用与功能开发等多级指标的解读、说明均与上述教育部所给释义一致。

在指标权重方面,山东大学规定设备管理权重为5%,机时利用占40%,人才培养权重为15%,应用成果占20%,有偿使用权重为10%,功能利用与功能开发占5%,设备完好率权重为5%。

在评分标准方面,在设备管理指标项下,操作规章的制定、悬挂;持证上岗制度的落实;设备标签的粘贴以及使用记录的填写存档等五项二级指标每项25分,设备所在单位需要填写相应分项的数值或结论,并综合计算设备管理一级指标的得分,最终依据指标权重计算加权得分。机时利用指标的评价标准是指有效机时与定额机时之比。人才培养指标的评价标准是获得独立操作资格的人员每人得10分、在指导下能独立完成部分测试的人员每人得3分以及进行教学演示实验人员每30人得1分,通过各项分值相加得出该项指标得分,最终依据指标权重计算加权得分。应用成果指标的评价标准是国家、国际奖每项得80分,省、部级奖每项得60分,核心刊物每项得20分,满分为100分,若想计算加权后得分同样需要本项指标得分乘以其指标权重。有偿使用指标的评价标准是通过收入与设备原值之比计算有偿服务收益率,每个百分点得5分。功能利用与功能开发指标的评价标准是功能利用数与原有功能数的百分比,小于20%得0分,大于等于20%得12分,大于等于40%得24分,大于等于60%得36分,大于等于80%得48分,100%得60分;本年度新功能增加数,每增加一项得10分;通过两项分值相加得出该项指标得分,最终依据指标权重计算加权得分。设备完好率指标的评价标准是完好时间(天)/198(天),每个百分点得1分。

2.高校评价制度总括

为提高我国高校贵重仪器设备的使用效益,教育部早在2002年就向各地方教育厅下发了《高等学校贵重仪器设备年度效益评价表》(以下简称“高校评价表”)及填表说明,组织高校开展贵重仪器设备的评价考核工作。通过对诸多cers项目参建高校大型仪器开放共享评价制度的广泛调查及对三所典型高校评价制度的深入研究,我们电源电压太高或太低发现虽然高校在具体评价制度方面存在千差万别,但是核心评价指标、重要指标权重、主要评分标准等内容均表现出极大的相似性。这种相似性是高校类大型仪器拥有主体所共有的特性,更是高校评价表的衍化与升级。可以说,我国高校现行的较成熟的评价制度均是以高校评价表为基础逐步确立、完善的,这种统一化的模版既代表了一种高起点,又映射出诸多明显的共性。

在教育部相关规范性文件和cers项目双重引擎的推动下,我国高校在大型科学仪器开放共享评价制度方面积累了大量实践经验,尤其是评价体系的构建、评价指标的确定以及评价标准的制定对于国家络管理平台的建设都极具借鉴意义。在评价指标方面,诸多高校都存在机时利用、人才培养、成果产出、服务收入以及功能利用与开发等基本指标,这种选择的共性不仅从某种程度上反映了我国大型科学仪器开放共享评价指标的主流趋势,更是构建国家络管理平台评价制度所不可或缺的考量因素。在指标权重方面,由于不同高校所拥有的仪器种类不同、数量不一,其具体设定的指标权重也略有差异,但是机时利用、成果产出与人才培养三项评价指标的权重均位列前三甲,尤其是机时利用,几乎可以占据整个评价体系的“半壁江山”。在评分标准方面,高校对相关指标的内涵释义、计算方法以及考核方式均给予明确说明,这从某种程度上保证了数据填报的准确性、客观性。总体而言,高校的大型科学仪器开放共享评价制度从理论与实践双重层面为国家络管理平台评价制度的构建指明了基本方向。

但是由于高校自身性质与定位的局限,其所适用的评价制度在某些方面仍有待完善。一方面是评价指标未分类,我国高校实施的大型科学仪器开放共享评价制度均设立了多级评价指标,但并未实现指标的分类。针对不同类型的科研设施与仪器均使用一套指标体系进行考评,缺乏针对性、科学性与合理性。另一方面是指标权重计算方法未明示。为了评估考核结果的合理性,高校对不同评价指标设定了不同权重,通过权重大小可以直接判断该项指标的重要程度。指标权重的设置是否科学、合理将直接关系到整个评价体系能否健全运行。但是针对如何衡量每项指标的重要性、通过何种计算方式确定具体的权重数值等相关问题,高校并未做出明确的解释与说明。

文昌工作服订做
文昌工作服定制
文昌工作服定做
文昌工作服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