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重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起重钳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余芬的故事假姑娘脱单记《新闻》

发布时间:2020-08-28 19:25:47 阅读: 来源:起重钳厂家

2017年12月24日,泸州市优秀共产党员、扶贫干部余芬同志,在为贫困户送电视机的途中不幸发生车祸,因公牺牲,年仅45岁。余芬同志牺牲后被古蔺县委、泸州市委追授为“优秀共产党员”,被四川省文明办追评为“四川好人”、被省妇联追授为“四川省三八红旗手”。

《余芬的故事》从多角度多侧面展示余芬的思想历程、扶贫奉献和大爱情怀。

本书共收录了余芬同志的40个故事,分为六个章节,分别从扶贫路上、成长经历、文化扶贫、教育扶贫、家风建设等方面,多角度多侧面展示了余芬的思想历程、扶贫奉献和大爱情怀。

我们相信,余芬精神一定会在泸州大地、乌蒙山区,落地生根、发扬广大,化为彻底打赢脱贫攻坚战的不竭动力!

第一篇 扶贫路上

“假姑娘”脱单记

古蔺县黄荆乡龙爪村的村民都说,何充祥像个“假姑娘”,这辈子怕是找不到媳妇。这个小伙子虽然生长在乌蒙大山中,却完全不像一般山里人那样粗犷。他29岁了,还腼腆得像个小姑娘。

随着改革开放,山里好多年轻人都打工去了。“东西南北中,发财到广东”,回来的人都这样说。可何充祥呢,县城都没到过。

黄荆乡原始森林风景优美,养眼可以,养人难。山区地少,人均才1亩地,一年就收300斤玉米,400斤土豆,填不饱肚子。无奈之下,大哥何充华“倒插门”到飞龙村去了。

两年前,母亲生病去世,父亲又病倒在床。老二何充能,小时候发烧烧坏了脑子,跟条蛇似的,戳一下动一下。老三何充祥性格太腼腆,呆在家里“怕”出门。

就这样,三个男人蹲一屋,不是“药罐罐”,就是缺“半边天”。没有经济来源,父亲还要打针吃药,日子过得寒碜,吃了上顿没下顿。

2006年4月的一天,余芬和几个干部跟着村长胡显银,来到何充祥家。

胡村长给何充祥介绍,县文体广局的余芬,她是帮扶你家的干部。

余股长笑眯眯地说,“我是你家的计生三结合帮扶联系人,你喊我芬姐嘛,今后你家有啥困难就找我!”余芬看了他家的牲口圈,空空荡荡的。又进屋里看粮食,屋角只有一小堆土豆。

何充祥跟在后面,低着头。他听见余芬叹气说,这日子过得真造孽呵。他们进去看了瘫痪在病床上的父亲,然后又重新站在坝子里。他心里感到非常难为情。家里是太穷了。要不,大哥不会“嫁”出去。

余芬好似看出了他的心思,说“幺儿哥,你都快三十了,就这样过着么?早点成个家吧?”何充祥一听这话,脸红了,两只大手绞在一起,把十个指头轮番捏响过一遍以后,才说:“我们弄个穷,咋个娶媳妇哦?”

余芬说:“先出去挣点钱,我回县上让劳动局联系下,介绍你出去打工干不干?”

何充祥犹豫不定,说:“县上在哪里,我都没去过哟”。

老三不出去,老二该可以吧?村长连忙指着脑袋告诉大家,“不行不行,他这里有问题。”

老二不行,还是老三。他们达成共识。

余芬走过去,把手搭在他肩上,说:“幺儿哥,就看你了,干脆出去闯一闯!”何充祥拿不定主意,两只脚不安地在地上磨来磨去。胡村长拍了他一下,说:“喂,怎么样,趁年轻,出去闯一闯?”

大家都看着他,等他回话。他先是点了点头,又很快摇了摇头。他鼓足勇气说出一句大实话,没有路费。

余芬想了想,马上掏出200元给他,说:“幺儿哥,这钱不是路费,是给老爹买药、买营养品的。等到了县城出门打工那天,我再给你凑点路费。”

他很是感激,连声说芬姐太好了,背过身去擦干脸上的泪花。

后来,芬姐跟县就业局联系了很多次,帮他找了广东省汕头市的一家文具厂。何充祥终于可以走出去了。在上长途大巴车之前,余芬又给了他300元路费,说穷家富路,把钱保管好,不要弄丢了。她说话就像他母亲那样,是那么亲切,那么温暖。

29岁,何充祥平生第一次走出大山,开始了人生第一次打工。这以后,何充祥见了世面,挣了不少钱,修了一幢三层小楼,经人介绍娶了彰德乡的一个姑娘做老婆。

昔日的“假姑娘”变成了刚毅的男子汉。何充祥终于“脱单”了。

他至今感谢余芬,这个把他引出大山的人!

无双魏蜀吴无限元宝

九天仙梦安卓版

一起来飞车qq登录版本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