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重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起重钳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施工时经历生死速降受重伤

发布时间:2020-03-04 15:03:38 阅读: 来源:起重钳厂家

伤者与工程承包商就赔偿问题各执一词

今年43岁的都昌人洪正娥是一名农民工,一直和丈夫高良栋在工地上干活。8月12日,她和丈夫在都昌蔡岭镇一工地作业时,升降机的钢丝绳突然断裂,致使其从四楼高的地方坠落,全身多处骨折,右肺挫伤,无法再干重体力活了。事发后,工程承包商承担了洪正娥近3万元的医药费,可洪正娥出院后,双方关于工伤赔偿金的数额却有了争议。我的律师帮我算的赔偿金有14万元,可老板给出的金额连个零头都不到。高良栋说道。

四楼坠落幸 运捡回一条命

出事那天,我和丈夫在工地的升降机上高空作业。上午升降机的钢丝绳就断裂了一次,多亏保险起了作用,我和丈夫平安下来了,丈夫当时就表示要更换升降机,或是将钢丝绳修好后才能重新开工。13时许,我们接到包工头的电话,说升降机修好了,要我们开工,可到了工地一看,他们只是用四个螺丝卡将断裂的钢丝绳接好,便让我们凑合着将当天的工做完。谁知我俩刚上去,14时许钢丝绳又断了,这次保险也不灵了,升降机带着我俩从四楼往下坠。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三个多月,但回忆起事发时的情景,洪正娥仍然心有余悸。

整个过程大约10秒钟,洪正娥的丈夫高良栋接着回忆道,我的力气大,死死抓住横梁才没有掉下去。妻子在降到二楼的时候,被震了出去,随后升降机压在了她身上。幸好坠落时,升降机是一边高一边低斜着下来的,所以只有一边着地,一边悬起了一些,与地面间有个夹角,妻子正是因为身处这个夹角中才保住了性命。

赔偿金如何计算 双方各执一词

随后,在工友们的帮助下,洪正娥被救了出来,并被送往医院接受抢救。在医院出具的诊断报告上记者看到,她入院时右侧气胸,右肺挫伤,右锁骨骨折,右侧多发肋骨骨折,左手腕呈刀叉型骨折、右脚脚趾骨折。为此,她在医院躺了整整73天,直到10月24日才回家静养。

高良栋告诉记者,整个治疗过程,包工头承担了全部医疗费2.8万元。出院后,医生告诉他妻子还需静养5至7周,之后还要将体内的钢板取出,伤好后也不能再做重体力活了。我妻子应该算工伤,所以我找到包工头讨要工伤赔偿,并请律师帮我们算了一下,共计14万元。谁知包工头却称我们也有过错,需负主要责任,而且根据他们的算法,只能给我三四万元赔偿。协商几次未果后,他们便躲着不见。

洪正娥的代理律师程律师表示,洪正娥的伤势够得上八级伤残,14万元赔偿金是依据《江西省工伤保险条例》计算出来的,其中包含了伤残补助金,解除劳动关系后的就业补助金和医疗补助金,以及治疗期间正常的工资福利待遇和护理费、后续治疗费等。我就建议和包工头的律师坐下来一起算一次,但对方一直推脱有事,避而不见。

如协商未果 将走法律程序维权

随后,记者又与工程承包商刘老板取得了联系。他表示,事发后他们积极配合洪正娥的治疗,之后又与她谈赔偿事宜,但洪正娥提出的金额他们无法接受。首先是伤残等级,他们坚称有八级,可我们认为最多达到九级。其次,他们违反施工安全条例,乘坐运货用的升降机,因此他们也应承担一定的责任。再者,计算的方法我的律师也觉得不妥,对方是按一个月近3000元工资计算的,而国家规定工伤补助金额一年才6892元,所以几次协商都没有结果。

在记者的协调下,高良栋和刘老板都表示,愿意再协商一次,争取达成令双方都满意的方案。我们不是不愿意赔,但赔偿金不能高得离谱,否则我们宁愿走法律程序。刘老板说道。而高良栋也希望刘老板能拿出诚意,多为他们考虑考虑。能协商解决最好,否则我会拿起法律武器维护自己的权益。

□记者 刘翰

莱芜防静电工作服订做

山东制做劳保工服

日照职业装制作

青岛定做西装

相关阅读